叁木木木木

近期不更lof了 集训后期要我命…是个死人了

瑞嘉

[瑞嘉]
*主cp瑞嘉,有一点点雷安
*色盲×无痛症
*ooc!!画手写文,文笔不存在。角色死亡注意!!!!

“嘉德罗斯,红色是什么颜色?”
“红色啊,”嘉德罗斯想了想,拿起刀在自己手上划了一刀,“就是这种颜色吧。”
嘉德罗斯是人造人,制作他的时候,没有加入痛觉。
格瑞是全色盲,只能看到黑白灰这三种颜色,虽然有深浅之分,但他的世界还是非常单调。但他一直想弄清楚红色到底是什么颜色。
当他在杀掉一个妄图袭击他的人时,看到那人伤口流出灰色的液体和那人龇牙咧嘴的表情时,格瑞觉得,红色,一定很痛吧。
在嘉德罗斯每天乐此不疲的找他打架时,他也确实明白了红色这种颜色真的很痛。
既然如此,还不如叫痛色…
“嘉德罗斯,你,不痛吗?”格瑞看嘉德罗斯手臂上的一片灰色问。那是刚刚他们打架的时候烈斩砍的,虽然已经特意的避开了,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划到了。
“痛?那是什么感觉?”嘉德罗斯问到。
格瑞愣了一下,想了想缓缓的说:“痛啊,应该是一种很难受的感觉吧……”“我从来没这种感觉,”嘉德罗斯手臂上的伤口快速的愈合着,漫不经心的说:“这种渣渣才会有的感觉,我在制作的时候就没有加入。”
“嘉德罗斯,红色是什么颜色?”格瑞又一次喃喃地说。“格瑞给你说了多少次了,红色就是这种颜色啊!”嘉德罗斯皱着眉指着那堆尸体说道。
红色是死亡的颜色啊。
在大赛的后期,大赛系统已经停止了刷怪赚积分的方法,唯一可以提升排名的,就是猎杀别的参赛者。
像嘉德罗斯,格瑞,银爵,雷狮,安迷修这种大赛前几的积分大礼包,自然也少不了有不少人每天念着。
“切,每天都是这些垃圾。”嘉德罗斯烦躁的挥起大罗神通棍,对面的人发出濒死的悲鸣。格瑞冷漠的看着嘉德罗斯杀掉一波又一波的前来妄想杀掉他们的参赛者,缓缓的说:“嘉德罗斯,这已经是大赛后期了,你还是每天都要跟着我吗?”嘉德罗斯向后撇了一眼,说:“我那是确保你的安全,格瑞,你只能被我打败,也只能被我杀掉,别的那些渣渣根本就没资格碰你!你看大赛第四的渣渣不也每天都在那个第五的渣渣旁边跟着吗?!”格瑞听了后,轻轻的笑了一下,说“可嘉德罗斯你这样每天跟着我真的很烦。”
“哟,安迷修,我每天用我的积分养你你看着也养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吧我的积分还给我了吧?”对面的雷狮笑容放肆而张扬,仗着自己站得高,向下俯视着安迷修。安迷修好气又好笑的说:“呵,恶党,还好意思说你养着我,这么多天那一天你不都是在我家里待着?白天吃饭就算了,晚上还非得睡我的床…”“那怎么?你还想跟我一起睡??”对面雷狮抡起锤子就向着安迷修的方向砸,安迷修拿起剑挡住。
…………
“咳…哈…想不到…安迷修…你这傻逼骑士道…咳咳…还有点本事……”雷狮一只手握着安迷修拿着剑的手,另一只手拿着他的剑,那把剑,已经插入了他们的心脏……“…雷狮…”安迷修抱着雷狮,说“下辈子…别让我再遇到你了…”他的声音里有隐隐的哭腔“哈…那可…咳…不行,下辈子,你也得死在我手上。”
No.4 雷狮
No.5安迷修
回收完毕。

这下可就真的就剩我们俩了啊,嘉德罗斯。

“格瑞,大赛第四的渣渣和第五的渣渣都死了,第三的渣渣也被别的渣渣杀了,这下就剩你和我了。”嘉德罗斯揪着身边的草,嘟嘟囔囔的说,忽然他站了起来,召出大罗神通棍,指着格瑞说:“来吧格瑞,好好的跟我打一场吧!”
格瑞听后,默默地召出烈斩,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乒!!!山谷中回荡着兵器相撞的声音,格瑞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嘉德罗斯也是一如既往的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笑……
真好啊嘉德罗斯,以后你再也不能找我打架了。
“格瑞!!你在分心吗?!”嘉德罗斯眯起眼睛,有些生气的说。“下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格瑞抬起那双绛紫色的眼,直视着嘉德罗斯。眼前闪过一抹金色,格瑞愣了一下,嘉德罗斯看到格瑞的愣神,毫不留情的把他订到了对面的石壁上。
“咳……”格瑞吐出一口血,抬眼看到了嘉德罗斯那张放大的脸,脸上的星星贴纸又翘起了一角,要是在平时估计他会伸出手给他按回去…额头上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他觉得那双眼睛一定是金色的吧,抬手摸了摸胸口,摸到了温热的液体。
“格瑞……”嘉德罗斯缓缓的张口,因为刚才激烈的打斗,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沙哑,他抬起头,看着格瑞那双漂亮的绛紫色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那颗机械心脏,正在钝钝的痛,“我赢了格瑞,还有,我好像知道痛是什么感觉了。”
格瑞淡淡的笑了一下,闭起眼睛,感受温热的血从头上流下来,说不定红色是一种很温暖的颜色呢,缓缓的说着:“嘉德罗斯,我不知道红色是什么颜色,但我觉得,你一定是金色的吧。”
No.2格瑞
回收完毕
“晚安,格瑞。”

妈呀终于写完了,梗源自空间,其实我就是不想画画(划掉)

评论(2)

热度(36)